• <nav id="agouu"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ouu"></nav>
      收藏本站   設為首頁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都市情感

    我的感情經不起一個微不足道的算計

    時間:2012-10-17 10:35:55  來源:編鐘之聲報 隨州都市網  作者:

            講述人:楊飛(化名)  年齡:36歲  職業:職員     采訪人:本報記者  小米        采訪地點:維多利亞會所

          (一)
      36歲還沒結婚,婚姻成了我最大的問題。其實,36歲沒結婚也不是什么驚世駭俗的事,F在這個社會看待單身問題并不苛刻,但是,在父母眼里,只要我一天不成家,他們的生活就算不上功德圓滿。為了應付父母的催促,兩年前,我認識了小玎(化名),幾次接觸下來,她成了我的女友。和她在一起,我好像依舊沒有戀愛,我說的是真正意義上的戀愛,就是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。我承認,那時的我多少有些懶散,如果沒有外界的壓力,我真的并不急于找女朋友。
      小玎很好,性格溫和,對我百依百順。我知道她想要一個家,我知道她想結婚,但是我始終不確定自己可以陪她終老,對于這個不確定我也無能為力。我并不是玩世不恭的人,只是對待感情,越是小心謹慎,便越發局促無力。平日,我和她的話不多,有時見我情緒不好,她便立刻小女人起來,依偎我身上,呢喃著哄我。她并不知道,她越是這樣,我越覺得無趣。有時也會和她爭執,一遇到這樣的情況她就立刻道歉,而引發爭執的問題就會被雪藏,因為她很少給問題解決的機會。而再遇到相似的情況,我們在處理上仍然分歧,所以,我們的戀愛的確免了“談”的磨合環節。只是和她在一起,很難找到心靈上的快樂。和她相處再無趣,倒也掛念父母之命,有時想試著再與她相處,或許過了某個時間點,就能習慣了甚至愛上她了?上,這個想法太武斷。
      幾個月前,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孩兒小優(化名),和大多數網友相識過程無異,一個群里,不期而遇,于是開始私聊,和網友聊天最大的好處就是無所顧忌,說什么都行,什么都敢說,總是覺得隔著網一旦下了線就再無瓜葛。于是我和小優說起自己的感情空白,也說起連自己都不知所云的渴望。和小優聊天常常一聊就聊到凌晨,有了這么一個人,生活忽然多了樂趣。我和小優很默契,即使不約時間,也能在晚上相遇。小玎并不知道我在網上有小優時常為伴,所以只要快到晚上的時候,我便騙她說第二天要早起,催她早回家。也許正是這樣的隱瞞,倒令我有些刺激可言了。
      新鮮的樂趣和刺激,把我從茫然和無趣中解救出來。在網上,我和小優談情說愛,小優跟我撒嬌耍脾氣,甚至會因為我不經意提到我的女友而吃醋。于是,離開網絡我便會為了小優牽腸掛肚,我越來越清楚,和小優的聊天,不再是一種游戲,只是小優對我們之間的把持很嚴謹,從沒留下生活中的任何痕跡。


           (二)
      其實,原本我是問心無愧的,因為我并沒有和小優做過什么實質意義上對不起小玎的事情,然而因為刻意的隱瞞,我自己變得心虛起來,甚至想,無非最后還是會娶小玎的?墒,這個念頭很快被自己打掉,因為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小優。因為怕小優莫名的醋意,我就很少再向她提起小玎。奇怪的是,小優總是喜歡跟我打聽關于小玎的事,比如她晚上給我做的什么飯,或者她是不是特意的裝扮。說實話,這些都不是我平時在意的,所以和小優聊起這些便搪塞著應答,誰知,小優的脾氣倒上來了,連招呼都沒打就直接下線了。第二天,我晚上早早上線等小優,果然,沒一會兒,小優出現了。她說昨天見我愛搭不理的樣子生氣了,我笑話她是不是吃醋了,小優發來一個流著眼淚的表情。當時,我心疼了。也許就從那一刻,我決定要面對自己真實的感受,我要把和小優的感情從虛擬帶回現實中。
      為了那天的不愉快,我真誠地約了小優見面,一開始小優遲疑,后來經不住我一再的央求,決定出來見面,當然,這一切都是瞞著小玎的。
      和小優約了見面,小優比約定的時間提早到了。見了面,小優有些靦腆,這和網上的她有些不同,她偷偷地看我,其實她不是一個性格張揚的人,現實中的她,很矜持,絲毫沒有網絡上咄咄逼人的氣勢。小優眼中透著羞澀,她總是不敢直視我,閃爍的眼光總是漂移著落在我身邊的環境上。為了打破尷尬,我開玩笑問她今天怎么不好奇我女友了,她若問什么,我一定知無不言。小優的臉忽然沉下去,說沒什么可問的。她并不如我想的那般高興,我想,也許小優并不滿意現實中的我。剛和小優分開,小玎打來電話,說晚上來找我做飯,我借故說單位加班回絕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(三)
      回到家,我便打開電腦,等待了一個晚上,小優都沒上線。到了第二天、第三天,小優仍然沒有回復我的留言,我想,這也許就是網戀的苦楚吧。這幾日,我倒發現了小玎的好,即便不喜歡,小玎終不會人間蒸發。那一刻,我對小玎有了愧疚,心想著以后一定要對她好。有了教訓,這使得我很少再輕易加陌生人聊天,或許還是放不下小優,我時常猜測小優消失的緣由,即便猜測種種,苦惱的是終不得正解。
      一個禮拜后,沒有任何征兆,小優上線,還未等我說話,小優問道:你能離開女友嗎?我賭氣回復說:不。小優那邊便沉寂了。見小優不說話,我有些后悔。再發消息給小優,便沒了回復。而這一次,小優真的是沒了消息。
      從那之后,我知道在網上動了感情同樣會傷心。小玎如常地來我這里,即便再不愛,也不會不靠譜。我決定要踏踏實實地和小玎相處,休息的時候我會陪她一起去買菜,然后在廚房里叮叮當當一番。我想,過日子大抵就是這樣吧。
      前幾日,我下班剛回到家,忽然,有人喊我的名字,我扭頭只見小優站在身后,眼睛哭得紅腫,她跑過來一下子抱住我。當時我家樓下有幾位推兒童車帶孩子的鄰居,她們見狀都很快離開了,我也被這突然發生的情況搞蒙了。始料不及,小玎也站在了那里。倒是她比我冷靜許多,她從容地走過來,我把小優抱住我的胳膊拉開,正要解釋,小玎先開了口:“你可以當面問他選誰?”原來,小玎和小優并不是第一次見面,小優抽泣著指著小玎說:“如果你確定他愛你,就不會讓我去試他了!”小玎有些急了,說:“讓你幫我試他,可沒讓你喧賓奪主!”小優不停地流著眼淚,小玎冷冷地說:“別人的東西你得還,你最后一次問他已經有答案了,你該死心了。”說完這話小玎掉頭就走,我還是一頭霧水,我快步上去拉住小玎,問她怎么回事。很明顯,我被當作一個置身事外的當事人。小玎甩開我的手,狠狠地瞪了小優一眼就走了。
      后來我才知道,小玎和小優早就相識了,私交還不錯。讓小優在網上約我聊天是小玎的主意,所以我和小優的進展小玎始終都知道。小優開始還替小玎打抱不平,后來也沒想到對我有了感情。整件事我像一個被牽著線的木偶在演戲。小玎后來找過我,希望和好如初,其實,原本小玎給我的印象就是簡單,也正是這一個優點使我愿意和她交往,而今,我卻再也不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。我也拒絕了小優,我承認我對她有感情,只是我不能允許自己的感情架在一場精心設計的布局中。

    來頂一下
    返回首頁
    返回首頁
  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  推薦資訊
    隨州遠古棋“復活”    益智休閑備受青睞
    隨州遠古棋“復活”
   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: 隨州“仙人棋”巖畫   棋文化源自隨州的物證
   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: 隨
   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
   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
    首個純“根味”文旅莊園開放酬賓
    首個純“根味”文旅莊
    相關文章
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欄目更新
    欄目熱門
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隨州編鐘報社 | 法律顧問 | 友情鏈接 | 技術支持:清華網絡
   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
    主辦單位:隨州編鐘之聲報社 隨州都市網
    新聞熱線:0722-7117922 廣告、服務熱線QQ:1254373707
    舉報電話:0722-7117922 舉報郵箱:1254373707@qq.com
    本站由隨州編鐘報社版權所有,未經本站書面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網站備案號:鄂ICP備09003029號-8 技術支持:隨州清華網絡

    鄂公網安備 42130202001923號

    给五个警花穿乳环
  • <nav id="agouu"></nav>
  • <nav id="agouu"></nav>